经济危机累加大流行病 美国大都市“废墟化”恐难扭转

  文/魏天谌

  新冠疫情加速了美国大都市废墟化的进程——成千上万的富人们“逃离”了纽约、旧金山等超一线城市,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们遍布街头,正在对城市乃至全美的风貌、结构与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经济衰退、新冠疫情和种族抗议的多重夹击下,美国社会矛盾日益凸显,在大城市内尤为显著。以纽约为例,市民对于日益严重的流浪汉问题怨声载道,纽约市政府甚至想出奇招以解决流浪汉的一系列治安、卫生等问题,每天共计花费200万美元将流浪汉安置到星级酒店中,每晚每人的房费高达175美元——此举却又掀起了新的民怨。

经济危机累加大流行病 美国大都市“废墟化”恐难扭转

  (图片来源:DailyMail)

  城市人口加速外流 富人率先撤离

  美国的逆城市化已经在本土进行了多年。近几年来,大城市的高压和昂贵的生活成本在无形之中“驱赶”着人们,新冠疫情的爆发无疑加速了这一趋势。

  从3月1日至5月1日期间,纽约市成为全球新冠疫情“震中”的这段时间里,大约有5%的纽约居民离开了城市,约折合42万人口。

  在线地产平台Redfin基于超过一百万用户的研究数据显示,近来在平台上表示出离开大城市意向的人数刷新了历史记录,今年二季度里有27.4%的用户展现了迁往小城镇的积极意愿。纽约、洛杉矶和旧金山成为了人口外流趋势最显著的前三大城市。Redfin的经济学家认为,下半年这一情形还会持续甚至加剧。纽约市曼哈顿的房租也出现了近10年以来最大幅度的下滑。

经济危机累加大流行病 美国大都市“废墟化”恐难扭转

  (图片来源:Miller Samuel与Douglas Elliman地产公司)

  纽约的房地产经纪商们还表示,甚至在纽约州除了纽约市以外的郊区,譬如上州的一些小镇或者是长岛的富豪区汉普顿(the Hamptons),房屋销售和租赁活动都出现了迅速增长,说明许多纽约州的居民不仅要离开纽约,还有“逃离”整个纽约大都市圈的计划。

  其中,富人阶级外流趋势最为明显。在纽约市最富裕的街区,包括上东区,西村,苏活区和布鲁克林高地等,居民人口减少了40%甚至更高的比例,而城市的其余区域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口外流。

  这一现象很好理解。与普通群众相比,富人们搬家要容易得许多。因为他们通常从事的工作灵活度高,并且拥有度假屋之类的第二套房产。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远程办公模式已经迅速普及。大批科技、金融公司都已宣布员工可以至少居家上班到2021年,不少公司甚至表态居家办公将成为未来的新常态。许多高收入群体所从事的工作通常都可以通过远程的方式实现,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自然没必要继续待在城市里。许多人在纽约疫情高峰时就离开了,并且在感染率显著降低之后也没有打算回来。

  经济危机累加大流行病 社会撕裂难以逆转

  有经济能力的人们纷纷离开大城市,弱势群体们却没有这么容易的选择。在空前的经济危机和蔓延全球的大流行病面前,低收入及失业群体面临生存危机,围绕流浪汉的一连串社会问题更加凸显。

  低收入群体本就处于恶劣的生存状况之中。尤其是在大城市内,低收入群体原来的生活空间就拥挤狭小,新冠病毒使他们暴露在更高的社区传播的风险之中。他们通常从事的蓝领职业也无法远程操作,因此面临着要么失业,要么冒着染病危险上班的两难选择。仅看纽约州的疫情数据,就可以发现低收入群体聚集的地区这次也是感染病毒最为严重的区域。

  广泛的失业问题使他们陷入更深的困境。截至8月第一周的数据显示,全美仍有超过1500万人在续请失业金,比以往的经济衰退都要高出一个量级。随着联邦每周600美元的失业补助金在7月底到期,特朗普政府虽然签署了行政令延长失业金的发放,但是将每周补助降至400美元,且落实之前还面临诸多阻碍。原先依靠政府补助的人们几乎失去了最后的收入来源,很可能将面临基本的温饱问题。许多人正在依靠着学校、食品银行、社会服务中心等免费发放食物的机构填饱肚子。

  市区的流浪汉问题显得更加无解。疫情爆发之前,流浪汉问题就已长期困扰着美国社会。尤其是在纽约、旧金山等国际闻名的大都市市中心,走在街头几乎随处可见大批的流浪汉。2019年全美估计约有56万流浪汉。各地设立的收容所一是条件恶劣,二是容量不足,无法有效解决问题。

  疫情以来,各大城市流浪汉的数量更是出现激增。总统特朗普更是借此指责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佩洛西,表示她应该回到旧金山市去解决流浪汉问题,而不是留在华盛顿特区试图解决全国的问题。

  许多纽约市民反映,大批聚集的流浪汉对社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犯罪潮”开始涌现。7月份纽约市的枪击事件比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77%,纽约警察局在2020年7月记录了244起枪击事件,警方表示几乎每个区的枪击事件都有所增加。截止到7月31日,今年以来纽约市的枪击事件与去年同期相比激增了72%。谋杀、入室行窃、汽车盗窃、毒品滥用的案发数量也比去年同期有显著增加。

  其中最富裕的街区也不能幸免于难。在过去的四周里,传统富人聚集区曼哈顿的上东区发生了27起抢劫案,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86%。

  除此之外,公共卫生问题也亟待解决。曼哈顿上西区的居民发出抗议,由于流浪汉出没,他们住宅附近开始堆积起大批垃圾,装满剩余食物残渣、罐头和瓶子的袋子人行道上堆起。市民们无法忍受自己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甚至更多的金钱买房安家,如今生活质量却大打折扣。

经济危机累加大流行病 美国大都市“废墟化”恐难扭转

  (图片来源:DailyMail)

  政府出“奇招”难平民怨 财政恐将再度吃紧

  富人匆匆逃离,贫民苦苦挣扎,群众之间彼此仇视。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目前都尚未找到有效手段缓和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有限的举措往往进一步激起了民怨。

  美国联邦政府对于改善民生的政策向来不予重视,社会福利稀薄,基础设施陈旧,本次在抗击新冠疫情上更是消极怠工。在美国新冠病例近两月又创下二次高峰之时,联邦政府甚至还表示要削减检测病毒方面的开支。

  为了解决流浪汉造成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并防止新冠病毒的大范围传染,纽约市政府想出了一个办法:政府出钱请一万多名流浪汉们入住闲置市内139家星级酒店,每晚为每人支付175美元的房费,每天共计将花费政府200万美元。目前该项目将持续到10月,很有可能会延期。即使仅持续两个月的时间,这也将花费政府1.2亿美元左右。

  显然,这项举措又激起了新的民怨和争议,一般市民视这些流浪汉为社会危险因素的来源,无法接受为何缴纳的税收被用于招待破坏自己社区的流浪汉入住奢华酒店,纷纷在社交网站上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

  5月以来美国各地爆发的BLM种族动乱运动又使一切雪上加霜。许多中小企业主表示自己的生意遭到了流浪汉的攻击,抢劫、偷窃事件屡现不鲜。最为严重的芝加哥市中心在本周发生大规模抢劫,导致十余人受伤,100多人被警方逮捕。在纽约、波特兰市等地,抗议事件已经发酵两个月以上,时有难以避免的暴力冲突发生。

  对于政策和生活环境现状的不满很可能将驱使更多的市民离开。纽约市政府本来在考虑向百万富翁征收额外税收,但是鉴于现在的情形,政府更加担心富翁们一去不复返,对政府税收形成更大的打击。

  各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原本就已吃紧,例如纽约市政府2021年的公共卫生预算就被削减了1亿多美元,这也是造成前述街道垃圾堆积现象的原因之一。税收的再度降低将令财政更加恶化,而治理新冠疫情、流浪汉、社会动乱、贫富分化等问题都需要政府出钱解决,缺少财政支持的城市将陷入更加混乱的社会情势,陷入恶性循环。

责任编辑: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