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露客户信息被罚 人事迭代中的交通银行增长乏力

  原标题:泄露客户信息被罚 人事迭代中的交通银行增长乏力

  来源:投资者网

  原标题:泄露客户信息被罚 人事迭代中的交通银行增长乏力

  客户信息泄露问题日益受到银行监管机构的重视。近日,交通银行正是在客户个人信息保护上栽了跟头。

  8月5日,上海银保监局就个人信息保护等相关问题责令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银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进行整改,并处罚款共计100万元。

  罚单列举了交通银行的两件违法事由:2019年6月,交通银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对某客户个人信息未尽安全保护义务;2019年5月、7月,该中心对部分信用卡催收外包管理严重不审慎。

  2019年对交通银行来说并不好过。业绩增速下滑、违规频发以及尚在进行的人事调整,均给交通银行的未来蒙上了一层迷雾。新任行长刘珺走马上任后,又将带领交通银行走向何处?

  信用卡中心被罚100万

  银行处置信用卡不良资产,主要采取自催、诉讼、外包催收三种方式。《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给银行委托催收业务划下了“红线”。《通知》规定,如果外包机构非法催收,银行业金融机构要承担相应的外包风险管理责任。

  此次罚单列举的“罪状”之一,就是信用卡外包催收管理严重不审慎,这也透露出交通银行在催收外包上存在的风险。

  不良率的上升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催收的难度。根据年报显示,信用卡贷款业务仅占交通银行贷款业务的8.81%,但不良率却呈上升趋势。2019年信用卡透支不良率为2.38%,较上年末上升0.86个百分点。

  此外,若遭遇催收公司暴力催收,常见的包括以恐吓、侮辱、诽谤、谩骂等为主,客户可以向银保监会投诉,最终影响的还是银行自身的信誉和公众形象。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共有1444条相关结果;聚投诉平台上,交通银行信用卡业务投诉量达7076条,而解决率仅为4.45%。查看具体投诉信息,有用户表示主动与交通银行工作人员联系,却被推给第三方催收团队。第三方会通过轰炸通讯录,甚至骚扰、威胁亲友等方式进行催收。

  罚单另一项违法事由指出,2019年6月,交通银行太平洋信用卡中心对某客户个人信息未尽安全保护义务。

  上半年,银行客户信息安全泄露等问题频发,相关政策法规也加大了对银行客户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6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通知》进一步规范了信用卡业务,要点包括泄露、滥用客户信息,未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客户信息安全等。

  就如何加强保护个人用户信息安全、是否对外包催收团队采取监管措施等问题,《投资者网》向交通银行求证,未获得回复。

  人均薪酬居六大行首位

  据统计,2019年全年交通银行因各种违规收到监管罚单达72张,累计金额达3045万元。频频违规的背后,交通银行的业绩表现也透露出其发展面临的困境。

  作为六大行之一,交通银行在与其他银行竞争中仍面临着较大的业绩压力。

  在资产规模方面,交通银行已被去年年初跻身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邮储银行赶超。无论是在资产质量还是盈利能力等方面,交通银行都已落后于其他五大行。据今年一季度报,交通银行不良贷款比率为1.59%,居六大行首位;拨备覆盖率仅154.19%,接近监管红线。

  尽管业绩增速放缓,但交通银行薪酬却居高不下,无论是银行人均薪酬还是高管薪酬均位列六大行榜首。

  根据年报披露,交通银行2019年管理层年薪为1578.23万元。年报解释称,董监高薪酬由国家有关规定和高管人员年度经营绩效考核办法确定。然而,同是基于高管绩效考核结果确定薪酬,邮储银行2019年已披露管理层年薪仅为692.63万元。此外,交通银行也凭37.51万元的人均薪酬领先其他五大行,排在第二位的建设银行人均薪酬仅30.5万元。

  近日,“银行业将迎来集体降薪”消息引起关注。从政策而言,根据《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实施细则》中确定的工资计算公式,对于银行等商业性金融企业来说,工资总额增幅应与净利润增幅挂钩。

  截至2020年3月末,交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650.03亿元,同比增长4.67%;归母净利润214.51亿元,同比增长1.8%,增速较上年同期均有所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总部上海是交通银行主要的贡献地区之一。2019年末,交通银行总部地区资产为40291亿元,占比40.67%。2017、2018年总部地区还处于盈利状况,而2019年利润总额却转盈为亏,从2018年的83.62亿变为-2.28亿元。

  《投资者网》就是否有降薪安排以及薪酬制定依据合理性等问题向交通银行求证,未获得回复。

  核心岗位频繁调整

  2018年,邮储银行资产规模首次超过交通银行。与此同时,交通银行归母净利润也被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赶超。此外,近年来头部股份制商业银行也大有迎头赶超之势。

  在此背景下,交通银行经历了其高管变动最为频繁的阶段。

  2018年8月7日,交通银行公告称,中国银保监会核准任德奇担任交通银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在任德奇接任行长一职后,交通银行迎来新一轮的人事改革。

  2018年9月,中国银保监会分别核准付万军、徐瀚和涂宏任业务总监,分管公司与机构业务板块、零售与私人业务板块以及同业与市场业务板块。这是交通银行首次将公司、同业、零售业务板块分管任命。

  上任仅半年时间,分管公司业务板块的业务总监付万军就因工作调动辞任;今年7月,主管零售与私人业务板块的业务总监徐瀚也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至此,交通银行分管三大业务板块的三员大将仅剩一人。

  今年,交通银行的人事调整仍在继续。年初,银保监会核准了任德奇担任交行董事长一职。在行长一职空缺半年之久后,7月10日,交通银行公告宣布刘珺接棒新任行长,其任职资格已获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刘珺在履新交行行长之前担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首席风险官,并在光大银行有过长达21年的任职经历。

  除了行长变动,今年交行还有两位副行长辞任。副行长侯维栋到龄退休,副行长吕家进调任建设银行副行长。由此,交行“一正五副”的局面转变为“一正三副”。按照交通银行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对副行长分管业务的安排,与刘珺搭档的三位副行长中,殷久勇分管零售业务,郭莽分管科技和预财业务,周万阜分管同业业务。

  相对稳定的高管团队能一定程度减少经营的不确定性。《投资者网》就今年是否仍有高管人员变动等问题向交通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任行长刘珺能否带领交通银行逆转颓势,面临诸多考验。

责任编辑:潘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