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业的十年往事:从六次整顿到资管新规的行业变革

  来源:用益信托网 作者:许寅庆

  2007年,刚刚经历第六次历劫,从1988年巅峰时期上千家信托公司中存活下来信托公司中已经有54家重新更换了金融牌照,管理着0.95万亿的受托资产。当年,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52.6万亿元;银行理财才在中国大地上出现3年,只有5千亿的规模;房地产总市值2.96万亿;城投公司虽有发展但还是迈不开步子。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下,我国经济增速下滑。11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按照凯恩斯的秘笈,举起了金融支持经济发展的大旗,4万亿!取消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限制!银行、信托、地产、城投膨胀的十年也由此拉开序幕。

  受到钦点,成为主角!

  2008年末,银监会印发《银行与信托公司业务合作指引》,官方认可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信托通道发放贷款这一银信合作模式。银监会摸了摸了信托的头,表扬他具有信托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等制度优势,是金融创新的良好平台,有效保障。有了这道圣旨,信托业算是绑定了金融系统里的霸道总裁。

  信托在表外理财板块得到了官方认可后,也常常进到了表内活动,发放信托贷款,对接银行信贷资产、票据资产,降低银行资本消耗。

  在银行表内表外跑腿一年,信托就从第六次整顿的劫后余生中迎来了高光时刻。2009年,54家信托公司管理信托资产达到2.04万亿元,收入、净利润、净资产同比增速分别达到54%、23%、32%。

  这一年,监管年底也出台了个《关于进一步规范银信合作有关事项的通知》,面对迅速膨胀的信托,只是轻声细语的说,一是银行左手倒右手这个游戏不好玩,二是城投公司里面有坏人,小信托要注意哦。

  站上风口,扶摇直上!

  2010年房价飞涨、通胀升温,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逐个浮出水面。央行当即实施了从紧的货币政策并严厉管控信贷额度,全年5次上调存款准备金。国务院发布“新国十条”,金融机构严格遏制银行信贷投向地产和政府平台。

  一边是有着地方政府信用背书的基建、和正赚的盆满钵满的房地产张着大嘴,嗷嗷待哺;一边是天生逐利的银行,看着煮熟的鸭子吃不到自己的嘴里。

  风来了,信托堪当大用,扛着银行的资金,一趟一趟的送往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风又有点大,在当年7月就把银信合作理财规模吹上了2万亿。

  当头一棒,急转直下!

  风大的监管都怕了。怕到一度叫停了银信合作业务,怕到加班加点,在2010年8月出台了《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并且直接拿出了狠招,一是融资类银信理财合作业务实行余额比例管理。二是资本计提将表外资产在今、明两年转入表内。同期《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出台,信托公司也开始实施净资本管理。

  2011年监管又抓着银行的衣领,猛念了业务余额、风险准备金、拨备的紧箍咒。

  2011年底信托业资产管理规模4.8万亿,比2010年增加1.8万亿,银信合作余额1.67万亿,比巅峰时期的2万亿少了几千亿。

  但此轮监管,只针对银信合作发放信托贷款,受让信贷资产和票据资产三类情形要求转表,悄悄为信托埋下一线生机。

  柳暗花明,绝处逢生!

  银信合作受限还算轻的,2012年,银监会一纸通知,直接废掉了信托参与票据业务。

  眼看银信合作要凉,好在银行还留有一手。银行把信托悄悄领到同业业务下,于是同业业务下的信托收益权的买入返售业务风风火火发展了起来,轻轻松松的绕开了监管的堵截。

  此时,非银部也告诫了信托,信托受益权也同样按照银信合作计提风险资本,但钱壮熊人胆,提就提,谁怕谁。

  可谁知半路又杀出了程咬金,2012年5月,券商创新大会召开,一个叫做基金子的没人管的毛头小子窜了出来。银证合作、银证信合作接替了银信合作,成为银行表内、表外投资非标的新通道。

  2012年,银信合作借助同业业务下的信托收益权买入返售和银证信合作,算是逃过一劫,银信业务余额达到2.03万亿,可自己也付出不少代价,业务也被基金子等分去不少,银信合作业务规模占比下跌到27%。

  东躲西藏,战战兢兢!

  银监会管不住券商、基金,就管银行,管非标,以前管银信合作中融资类的比例,现在直接管理财资金中的非标比例。2013年3月,银监会发布“8号文”出台,直接限制银行理财中非标资产占比。对于信托来说,这肉少了,狼还多了,何况自己还套着非标占银信规模30%等多重紧箍咒,哪是基金子的对手。

  银监会限制完了银行表外非标,就瞄准了表内非标。2014年5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出台,禁止了“非标准化资产”的卖出回购/买入返售,直接给了信托受益权买入反售致命一击。

  好在银行又想出来把非标切换到“应收款项类投资”科目下的办法。

  开始的开始,银信非标合作横空出世,黄马褂加身,敢问天下英雄谁敌手。后来的后来,银信非标合作东躲西藏,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

  时易世变,得过且过

  2014年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外汇占款大幅下降,从最高点的27万亿人民币降至21万亿人民币,减少了6万亿人民币。于是央行开始主动释放基础货币,来补充外占下降产生的流动性缺口。但在当年3814家银行中,只有42家银行是一级交易商可以参与央行公开市场操作。这种情况下,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银行想做大规模赚大钱,资产端要突破信贷额度、资本的约束;资金端要迅速扩张,快速增加负债。银行在资产端多年来和监管斗争保存下了非标之路,眼下资金端又多了一条快速负债之路——同业存单。至此,大中小银行、证券、信托、基金各类兄弟们接力前行的赚钱之路形成了。

  但对于信托来说,是内有监管阻截,外有券商竞争,但他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队伍的后面。

  玉宇澄清万里埃

  转眼到了到了2015年,八万亿已经推出8年,可我国GDP自2010年初12.1%的高速发展后,一直震荡下行,到了2014年,甚至达到了25年来的最低点6.1%。全国都在反思,凯恩斯主义这错了吗?老凯当然是没错,只是到了15年,我国的问题早已不是周期性问题了,已经变成结构性问题了,不能再用老凯的那套了,要供给侧改革!

  毕竟这个时候,中国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了235.7%(截止2014年末),个别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经超过了2%,钢铁、电解铝、水泥、建材、造船等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也下降到了70%左右。政府再投资、再释放流动性,无异于雪上加霜、饮鸩止渴。

  2015年12月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五大目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用供给侧改革化解中上游产能过剩,棚改货币化化解房地产库存过剩。

  此时,以银行为中心,上有同业存单,下有各位兄弟并肩前行的,绕圈圈赚大钱的游戏还玩的不亦乐乎,熟不知监管的脚步,已经近了、近了……

  16年,银监会率先向外人挥刀,《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明确除信托通道外,非标债权资产不得对接资管计划,证监会也不再护犊子 “八条底线”直接让基金子风光不再。信托还一阵窃喜,以为好日子又要回来了,熟不知已是回光返照。

  17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就确定把维护金融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大事,3个月后,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资产管理行业、影子银行、金融控股公司、互联网金融成为关注的四大方向,整顿的序幕全面拉开。

  接下来就是三三四十检查、《同业存单管理办法》、《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理财子成立、还有一招毙命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

  后记

  07年的第六次整顿,17年的资管新规,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第六次历劫后的意气风发,到现在,资产规模九连降,不良率在雷声中狂飙,新时代信托与新华信托被接管,吉林信托和北方信托连续四任和五任董事长出现问题,华信信托业务困境……

  第七次历劫正在到来,只愿此番历劫之后,只愿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信托业的十年往事:从六次整顿到资管新规的行业变革

责任编辑:唐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