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集团关键岗位人事震荡 上市之路恐蒙阴影

  上周,实地集团营销常务副总熊建生离职,引发外界对刘森峰团队离职的猜测,尽管公司及时澄清,不免给港股上市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中国楼市黄金发展时期已成过去时,中小房企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就连资本市场也难再是避难所,三巽控股、大唐地产等地产商冲击港股未果,中小房企对接资本市场难度加剧。

  从去年开始,国内中小房企陆续赴港申请上市,最直接的目的就是通过上市融资“补血”。实地集团的动作稍慢一步,直到今年5月才向港交所递交申请。

  这家“富力公子”张量创立的房企,有一批明星经理人“加持”,激进扩张成为行业里的“后浪”。

  关键岗位换人

  上周末,实地集团营销常务副总裁熊建生离职的消息,把公司掀上了舆情高峰。

  对于正在冲刺港股IPO的实地集团并不是好事,虽有鸿坤地产原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张羽晴迅速“补位”,在上市时期关键岗位换人,不免让外界生疑,实地集团内部人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熊建生离职的同时,还传出刘森峰离职的消息。公司已公开澄清并不属实。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熊建生加入实地集团应该不到1年时间。他曾是碧桂园江苏区域原助理总裁、区域营销原总经理,举家从江苏赴粤加入实地集团,正是为追随刘森峰。

  2019年11月,刘森峰出任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此前,刘是碧桂园(02007.HK)原副总裁、江苏区域原总裁。就在他加入半年后,公司启动上市工作,今年5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刘成为该公司冲击上市的重要人物。

  刘森峰曾向外界表示,实地集团变化比较大,老板有决心做大做强,给自己的授权很大,这是吸引他的重要原因。

  公司招股书显示,今年4月,刘森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主要负责公司整体物业发展及日常管理。

  此前,实地集团已引进一批房企高管,泰禾集团原CFO李斌、前助理总裁李朝阳、北京公司前副总经理燕百勇等一批泰禾系高管加入公司,分管融资、招标、工程等。今年3月,中海原副总裁刘军加入实地集团,担任副总裁。

  公司出走的高管也不在少数,公开报道显示,“百度太子”的李明远2017年被张量邀请至公司任职总裁,以互联网为公司赋能,不到两年就被免职。

  中国房地产报报道,李明远入职之后,公司地产总经理级别以上的离职者超过10人。

  2019年业绩最差

  实地集团的“野心”不小,但招股书披露的业绩状况并不太理想。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8.7亿元、63.7亿元和83.2亿元。

实地集团关键岗位人事震荡 上市之路恐蒙阴影

  资料显示,实地集团创立于2006年,实际上在2015年才一举成名。当年,公司控股子公司广州丰实以17亿元拿下广州萝岗4块土地,从此走向快车道。

  2015年,公司实现销售额14.6亿元,2017年以201.1亿元跻身百强行列,2018年实现销售额275亿元,位居行业第82位。到了2019年,公司销售额骤降至119.6亿元,行业排名153位。

  2019年是公司近3年来业绩最差的一个财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3.24亿元,归母净利润7.2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0.62%和-11.65%,净利润率从2018年的13.3%降至9.1%。

  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从2017年的25.2亿元降至2019年的2.2亿元,降幅超过23亿元。由于自身造血能力降低,公司现金储备出现大幅下降。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2017年的45.8亿元降至2019年末的20.39亿元。

  尽管公司不断在降低净负债率,从2017年的3809%降至2019年的225%,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克而瑞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实地集团实现全口径销售额144.1亿元,排名第86位,权益销售金额135.7亿元,排名第78位。

  逆势拿地,重仓中西部

  激进拿地、做大规模,复制碧桂园式速度,是刘森峰的拿手好戏。

  即便是在疫情期间,实地集团也没有停下脚步。

  斑马消费统计显示,今年1月,实地集团陆续斩获重庆长寿区地块、昆明火车站站前广场优质地块。当月,又在贵州遵义摘得一块商住地块。

  2月底,公司斥资4.83亿元在佛山市拿下一块商住用地,首次进入佛山市场。从公司此前陆续落子惠州、深圳、清远等大湾区节点城市来看,公司深耕大湾区的战略已经加速。此外,今年第一季度,公司还在天津、惠州及江苏无锡分别获得土地。

  截至今年3月,公司布局25个城市持有37个项目,公司应占土地储备建筑面积1016.93万平方米,遍布大湾区、长三角和京津冀等多个区域。

  公司最重要的土地储备位于广州、遵义和重庆三座城市,截至今年3月,三座城市占公司土地储备量比分别为11.4%、11.1%和16.5%。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的土地储备偏向于中西部区域。在公司附属公司开发的物业项目中,华中及中西部地区的土地储备规模占比42.2%。

  公司落子的城市已覆盖华南、华北、华中、西南等区域城市群,但是,错过了楼市黄金发展期,实地集团要想加速奔跑赶上队伍,首当其冲的是资金缺乏。

  2019年末,公司账面资金为20.39亿元,动辄亿级的拿地成本,如果不能从他处融资,在规模上的突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招股书里,公司也一再显示出自身规模小、资金不足的现实。

  截至去年末,公司未偿还银行及其他借款总额126.57亿元,同年,公司从银行及其他借款总额的加权平均实际利率为8.37%。

  在公司尚未偿还的信托及其他非银机构16笔贷款,利率均超过10%,最高达24%。

  张量的资本版图

  实地集团实控人为张量,是富力地产(02777.HK)董事长张力的独子。

  在实地集团早期发展中,张量正是靠富力地产的“背书”,实地集团成为富力地产的重要合作承建商,曾承接富力地产多个住宅小区、甲级写字楼等物业建造和装修等工程。

实地集团关键岗位人事震荡 上市之路恐蒙阴影

  不同于房二代孙喆、杨惠妍在父辈公司从基层一步步爬上高位,张量的“野心”不仅仅是房地产行业。从此前的报道来看,张量早已涉足矿业、娱乐、工程、通信、广告等多个领域,跨行业投资,兴趣十分广泛。

  这和王思聪等房二代的投资逻辑上差不多。如今,张量已是脑洞科技(02203.HK)、力量能源(01277.HK)和传递娱乐(01326.HK)3家公司的实控人。

  含着金钥匙出身,有海外留学背景,对父辈那套玩法似乎有点看不上。

  2014年,张量创立黑洞投资,什么是市场热点就投资什么。在共享单车火热的时候,小蓝单车、优拜单车都成为他的投资标的,在互联网金融成为市场热点的时候,张量也没少涉足。

  2016年,黑洞投资了房司令、好租等房地产金融企业;2017年,又投资了便利店,在社区零售方面进行尝试……

  斑马消费梳理黑洞投资的领域,不仅涉及快剪、梦想直播等,还孵化了小狗机器人,袋鼠影业等企。启信宝显示,黑洞投资参投、孵化的企业多达50家。

  当然,投资项目多,失败的也不少,张量投资的两个单车项目就已相继倒闭。

  这并不妨碍张量继续涉足风投领域,这位被贴上富二代、京城新四少标签的80后,就是要做不一样的“烟火”。

责任编辑:马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