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循环促进资本市场长牛 传统行业龙头和新兴产业有长期配置价值

  内循环促进资本市场长牛,传统行业龙头和新兴产业有长期配置价值

  作者 | 岳永明

  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近日在接受证券时报专访时表示:“中央强调,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具有枢纽地位,凸显了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与紧迫性。从某种意义上来理解,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资本市场,这是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实现经济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实际上,资本市场也是近期一直强调的内循环的核心。盘活居民存款、发展新兴产业都离不开资本市场的繁荣壮大。内循环的需求,是我国股市未来长牛的基石。

  扩大中产加速内循环

  发展新兴产业和盘活存款是关键

  内循环不是什么新鲜事,简单来讲,内循环就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壮大后,购买力和投资意愿大幅提高,创新活动更加活跃,从而再推动经济的发展的循环。在国内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壮大中产阶级的队伍是一个重要的命题。

  上一轮中产阶级产生于房地产市场,与房地产相关的建筑、材料甚至基建等都享受到了城镇化地产大发展带来的时代红利,为中产阶级产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现阶段,资产也可以从房子、产业、存款和薪水四个方面来考虑。首先看房产,直到现在,中国居民大部分的资产还是在房产中,根据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2019年中国住房市值报告》里测算,2018年居民住房市值是321万亿,2000-2018年人均住房市值从1.8万元增加到23万元,年均增长15.2%,高于人均GDP的13.8%。现在,在国家坚决执行“房住不炒”的背景下,房产的流动性很差,未来依靠投资房产成为中产阶级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少。

  产业分为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传统产业方面,由于供给侧改革以及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产业向头部集中,这一趋势是不利于产生中产阶级的;新兴产业的市场空间巨大,是未来新一轮中产的发源地,但是发展需要时间,没办法迅速产生大量的中产,推进经济的发展循环。

  薪水方面,宏观经济下台阶的大背景下,靠传统产业诞生的中产大部分人要走相当长的下坡路,薪水自然是下滑的。

  最后说存款,过去储蓄对于中国居民来说等同于“安全感”,然而随着存款利率下降(1年期储蓄存款基准利率为1.50%,3年期为2.75%),CPI上升(一季度CPI涨幅为4.9%),储蓄收益率已经实际为“负利率,高额的储蓄成为一种新烦恼。根据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中国居民存款余额达88万亿元,户均存款16.9万元,住户贷款总量为56万亿、住户净存款32万亿元。

  综上,在上述居民四大类资产中,扩大新中产的两大核心领域是盘活储蓄资产和符合未来产业升级的新型产业。

  资本市场是内循环的关键

  不论是新兴产业还是盘活居民储蓄存款,都要依靠强大而繁荣的资本市场。

  这其中,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是最急迫、操作性最强的方式。而在政策层面,年初以来中央各个部门出台了一系列引导性文件和措施,例如,今年一月份,银保监会发文,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各类健康和养老保险业务,多渠道促进居民储蓄有效转化为资本市场长期资金”。

  对比来看,美国股市过去十年长牛,赚钱效应十分明显,而我国的资本市场目前还比较弱,因此,资本市场这个关系到国家经济命脉的短板一定要补上。所以,在完善资本市场方面,也有一系列配套的改革措施出炉,诸如注册制、强化信披、严厉打击欺诈发行等违法行为,保障资本市场的投资功能。

  未来,随着资本市场的繁荣强大,一方面会增长居民的购买力、偿债能力和消费愿望;另一方面,新型产业通过资本市场体现出来的财富效应进一步激励社会新投资增加。

  因此,繁荣强大的资本市场,是把低效廉价的储蓄存款通过资本市场引导至支持新型产业发展,一举解决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提高居民偿债能力和购买力,同时解决了新型制造业长远发展的资金问题。

  内循环意义在于通过国内生产要素引导和调节,打破过去依靠房地产的路径,用资本市场撬动中国产业攫取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成果,实现经济转型,发展和升级。从这个意义上,在逆全球化的背景下,资本市场是内循环的阵眼、是魂。

  从这个逻辑上讲,新兴产业以及传统行业中集中度提高的龙头公司都是长期具备投资价值的方向。

责任编辑: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