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科亿被第一大股东“抛弃” 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企业

  IPO日报

  一般来说,IPO是快速造富的方式之一。然而却有这么一家公司,第一大股东在公司即将走上正轨之前选择离开。

  8月20日,株洲欧科亿数控精密刀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科亿”)将科创板上会。

  IPO日报发现,这家公司不仅出现了商业秘密泄露,部分工程还被分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企业。那么,公司的内控制度是否存在瑕疵?

欧科亿被第一大股东“抛弃” 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企业

  第一大股东“离去”

  据了解,欧科亿成立于1996年1月,其主要产品为硬质合金制品和数控刀具产品。其中,硬质合金制品主要用于木制品、家具、家装等市场,数控刀具产品则主要应用于通用机械、汽车和模具等领域。

  从股权结构来看,欧科亿的实控人为袁美和与谭文清,两人合计持有欧科亿40.12%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欧科亿的上会稿对于1999年12月至2017年5月的股权变更历史并无详细披露。但欧科亿在披露关联交易时透露,2016年5月前,名为施伟国的股东持有欧科亿49%的股份。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施伟国2009年12月至2016年5月一直持有欧科亿49%的股份,且均为第一大股东。袁美和与谭文清合计持有剩余51%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关于第一大股东离去的原因,欧科亿在上交所问询回复函中“坦白”,主要是施伟国与公司实控人在公司未来发展方向上产生了分歧。公司实控人认为应持续加大对新产品数控刀具研发和生产的投入,施伟国则认为新产品数控刀具的研发和生产持续资金投入大,有较高的风险,公司应专注于硬质合金锯齿刀片业务。

欧科亿被第一大股东“抛弃” 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企业

  股权摘要,数据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

  发生分歧之后,欧科亿的实控人萌生了“分手”的想法,准备引入认同未来发展方向的战略投资者,同时向施伟国购买股份。

  2016年5月,欧科亿的实控人以1.14亿元的价格将施伟国的全部股份收入囊中,并于2016年8月引入上市公司格林美等投资者。

  IPO日报初步计算,中途离场的施伟国或将错过上亿元,甚至10亿元以上的收益。

  据悉,欧科亿此次科创板IPO拟募资5.08亿元,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占发行后的25%)。以此计算,欧科亿达到拟募资额时的市值为20.34亿元,考虑增发和稀释作用后,施伟国或将错失1.36亿元。

  如果按科创板盈利企业8月18日120.79倍的平均市盈率计算,施伟国或将错失11.9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不再持有公司股份,施伟国并没有完全离开欧科亿。2017年至2019年,施伟国旗下公司金田锯业和廊坊新洪依旧为欧科亿的客户,相关交易金额分别为1089.81万元、2649.89万元、2435.17万元。

欧科亿被第一大股东“抛弃” 工程分包给不具有资质企业

  ▲交易摘要,数据来源:上会稿

  此外,欧科亿还在问询回复函中表示,公司未来要利用自身的品牌优势,加强在金田锯业等重点客户处的市场营销工作,扩大对金田锯业的销售。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不再持有公司股份,从2017年5月开始,施伟国及其投资或任职的公司不属于欧科亿的关联方,这部分交易也不属于关联交易。

  身陷多起诉讼

  在此背景下,欧科亿的业绩增长迅猛。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8亿元、5.84亿元、6.0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457.97万元、6709.49万元、8843.78万元。

  2020年4月,欧科亿提交科创板申报稿。值得一提的是,欧科亿申报稿没有披露一件诉讼或仲裁事项。而到了欧科亿2020年8月披露上会稿时,公司“一口气”披露了3件诉讼。

  比如,张扬以欧科亿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请求法院判决欧科亿赔偿33.6万元,目前该案件尚未结案。

  关于张扬为何起诉,欧科亿的上会稿中并没有披露,相关信息又只出现在上交所问询回复函中。

  资料显示,张扬于2013年入职欧科亿,从事销售工作。2017年,张扬开始担任欧科亿营销管理中心的区域销售经理,主要负责东三省区域的销售工作。

  欧科亿对IPO日报表示,2019年12月,张扬负责的东三省销售区域发生商业秘密泄密事件,公司对此事件展开调查。因张扬系少数该商业秘密的知情人之一,公司于2019年12月27日免去张扬营销管理中心东三省区域销售经理职务,暂停其销售工作,并由营销管理中心安排其他临时性工作、进行业务学习并配合调查。2020年1月23日,公司与张扬解除劳动合同。该事件未对公司造成不良影响。

  欧科亿另外披露的两起诉讼,则是被竞争对手起诉专利权和独立董事张波浪被起诉未尽责。

  除披露的诉讼外,IPO日报还发现欧科亿的工程承包方似乎“不靠谱”,不但分包给无资质的人员,而且还想吃一些“免费的午餐”。

  2017年3月的判决文书显示,欧科亿特种硬质合金系列产品及深加工项目车间三仿瓷油漆、外墙漆工程被工程承包方湖南顺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顺天公司”)分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朱建军。而且工程验收后,顺天公司还欠朱建军部分工程款。

  之后,朱建军与顺天公司展开诉讼大战。最终法院判决,虽然朱建军不具有相应资质条件,《单项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系无效合同。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顺天公司需支付剩余工程价款。

  关于公司的内控制度如何,欧科亿对IPO日报表示,公司已经建立起较为健全的公司治理结构,能保证公司财务的独立性和内部控制制度的有效实行。

  记者 邹煦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