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玄盛资本拖下水 吉林信托又一位董事长落马

  记者 | 吴绍志

  现实情节堪比《人民的名义》。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玄盛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玄盛资本”)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骗取贷款罪,判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70万元,并且违法所得人民币2975万元依法追缴。

  实际控制人陈威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一审宣判后,陈威提起上诉,称其“系因被勒索才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不是行贿”,却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众多金融机构卷入其中,包括时任吉林信托法定代表人的高某,从任职时间来看,正是2019年底被提起公诉的高福波。

  2012年6月和9月,玄盛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威,在为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永泰能源”,600157.SH)向吉林信托两次办理短期借款(一次2.9亿元,另一次2亿元),为使借款尽快到账,请求时任吉林信托法定代表人高福波帮忙。

  公诉机关指控称,高福波违反行业规范,安排手下工作人员,在“贷前调查没有实地去做,审批和会议记录事后补签”的情况下,为永泰能源快速放款。2012年10月,高福波以朋友被查需要花钱摆事为名,向陈威索要人民币150万元。陈威出于对高福波在永泰能源贷款事项上帮忙的感谢和今后玄盛公司能够与高福波进行合作的目的,由玄盛公司出资人民币150万元,给予高福波。

  此外,高福波不仅曾是吉林信托原法人代表,也是北京中吉金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吉金投”)董事长。

  2015年底,陈威再次找到高福波进行融资,说要做山西证券(002500.SZ)的定增项目。据高福波证言,他是“通过九台农商行高兵融资7.5亿,认购中吉金投稳赢2号A级份额,陈威出资2.5亿认购了B级份额,最后由中吉金投的名义购买10亿元山西证券定增”。

  山西证券2016年1月公告显示,中吉金投当时认购了7993.60万股,持股比例2.83%,发行股票价格为12.51元/股。公司最新十大股东名单中,中吉金投稳赢2号持股4573.4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1.27%,是第五大股东,山西证券股价却跌至8元附近。

  股价下行、解禁期来临,抛售就要亏钱。2016年10月,在山西证券定增项目即将到达解禁期前,陈威请求高福波协调九台农商行办理项目展期,并一次性给了300万元好处费,高福波于是同意帮忙,事后协调办理了展期。2017年6月,陈威又找到高福波,高福波再次帮陈威办理项目展期。

  前后算下来,陈威总共给了高福波45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6月高福波开始担任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2015年10月被吉林省人民政府免职。2018年12月,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接受吉林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2019年11月,涉嫌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其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被问及走到如此地步的根本原因时,他说:“是小时候家里太穷,穷怕了。”

  在金钱的诱惑下,吉林信托的掌门人接连落马,高福波已经是吉林信托第三位落马的董事长。

  2008年12月,吉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张兴波因为犯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20年3月31日下午,延边林区中级法院对吉林信托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伟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公开宣判。对被告人李伟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违法所得赃款、赃物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在李伟落马后,2018年7月,吉林信托迎来新的掌门人邰戈。

  一位信托研究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连续多位董事长落马,在整个信托行业内非常罕见,“个人觉得一方面跟金融反腐力度不断增强相关,另一方面跟该信托公司的内部治理严重缺失有关”。

责任编辑:唐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