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亚轩:央行重回干预而扩张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低

  来源:轩言全球宏观

  核心观点:

  将最新一期《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专栏1《正确理解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与货币供应的关系》与专栏3《走向更加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结合起来看,有一个答案非常明确:央行坚持退出常态化干预,再次通过外汇占款来投放基础货币和扩大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极低。即便是在当前,人民币有一定升值压力的情况下。

  以下为正文内容:

  2020年11月30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报6.6690,较年初上升5.5%,较5月29日低点的7.1765上升7%。人民币汇率从年初受到疫情冲击和显著的国际资本外流影响而出现明显贬值,到近半年的持续升值,可谓“多变”。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势如何,更是成为各方关注和热议的话题。

  我一直强调研判人民币汇率的走势需要考虑三个因素:一是美元指数的走势,二是外汇市场供求状况,三是央行的政策方向。这第三点虽然不能像前两点一样数量化,但也并非完全无迹可寻。央行定期发布的《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就是非常理想的观察窗口,比如本期报告中题为《走向更加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专栏文章。

谢亚轩:央行重回干预而扩张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低

  通读文章,央行关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核心词就是三个字“市场化”,其含义至少包括三个层面:

  首先,在汇率水平的决定上,央行退出常态化干预,让位于市场供求。这是央行早在1994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之初就已经确定的基本方向,只是26年来的实践表明,这样的退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直到近年来才得以实现。这延伸出一个小问题,与本期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另一专栏文章《正确理解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与货币供应的关系》密切相关。今年下半年以来,由于人民币持续升值,市场有观点认为央行可能重新在外汇市场上干预,央行资产负债表将重新开始扩张。如果把报告中的两个专栏放在一起来看,答案非常明确:央行坚持退出常态化干预,再次通过外汇占款来投放基础货币和扩大资产负债表的可能性极低。

  其次,调整宏观审慎措施,让外汇市场供求双方的选择更为自由。这方面的举措包括: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对外投资额度的发放,将远期售汇业务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调整为0,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逆周期因子的淡出,扩大合格境内有限合伙(QDLP)和投资企业(QDIE)的试点规模和试点范围等。这些措施与此前的一系列措施一起,使得不论是外汇市场的供应方还是需求方在作出选择和决策的时候都能够更多从自己面临的基本面出发,更为自由。

  第三,从结果来看,市场化意味着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加大,弹性增强。据统计,2020年前9个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化波动率为4.25%,与国际主要货币基本相当,这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市场化改革的结果。市场化与汇率波动加大之间的关系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市场化意味着汇率这个价格信号由多变的外汇市场供求决定,特别是离开央行干预这个“定海神针”之后,国际和国内多种影响外汇市场供求的因素都可能引发汇率的波动。并且,由于汇率的资产价格属性,往往还会发生超调反应。另一方面,市场化同样意味着我们要相信并且依靠汇率这个价格信号发挥其调节作用。让大家认识到,市场化程度越高,关于人民币汇率现有的信息越能够充分体现在当前的价格水平中。任何对未来汇率水平的预判,都需要依赖新增信息,因而具有风险和不确定性。越是风险厌恶型的市场参与者,越应该依据当前的汇率水平来进行决策。特别是以实业为主的企业应考虑坚持主业,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善用银行等专业机构提供的金融产品,来对冲汇率风险。上市公司更应如此,以避免重蹈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覆辙。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郭建